<i id='5i2n'></i>
      1. <i id='5i2n'><div id='5i2n'><ins id='5i2n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2. <acronym id='5i2n'><em id='5i2n'></em><td id='5i2n'><div id='5i2n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i2n'><big id='5i2n'><big id='5i2n'></big><legend id='5i2n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span id='5i2n'></span>

            <ins id='5i2n'></ins>
          1. <dl id='5i2n'></dl>

          2. <tr id='5i2n'><strong id='5i2n'></strong><small id='5i2n'></small><button id='5i2n'></button><li id='5i2n'><noscript id='5i2n'><big id='5i2n'></big><dt id='5i2n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i2n'><table id='5i2n'><blockquote id='5i2n'><tbody id='5i2n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5i2n'></u><kbd id='5i2n'><kbd id='5i2n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5i2n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5i2n'><strong id='5i2n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欽定案犯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1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无翼乌之全彩爆乳_无翼乌之无遮全彩漫画大全_无翼乌之邪恶

            明嘉慶年間,虎山上,出棘陽縣城外30裡地的黑現瞭一夥窮兇極惡、無惡不作、武藝高強的土匪,攔路搶劫,打傢劫舍,鬧得周圍十裡八鄉不得安寧,民眾怨聲載道。

            01

            官府數次派兵清剿,狡猾的土匪憑借大山,跟官府玩捉玩藏遊戲,收效甚微。

            而且,就在這節骨眼上,膽小怕事的棘陽縣令稱病辭官不幹瞭,這下可把管轄棘陽縣的廣安知府黃大人急壞瞭。因為這裡的匪情,當地民眾已經聯名上呈到朝廷,連當朝皇帝都發瞭話,限黃知府一年內剿滅匪患,否則拿他是問。

            黃知府知道當務之急就是要立即為棘陽縣挑選一個精明能幹的縣令,配合官兵剿滅土匪,可是哪有人敢在這個時候去到棘陽當縣令。萬般無奈之下,黃知府在征得朝廷同意後,面向社會公開招聘棘陽縣令,並許諾如果剿滅土匪,日後必將重用。招募告示貼出去好長時間,卻沒有一個人前來應聘,誰都知道那夥土匪不好惹,去當縣令無異幹要去跟魔鬼打交道,沒人願意做這樣的事。

            正在這時,一個叫劉大敢的人揭下皇榜,要去當縣令。熟悉的人聽說後,連連嘖嘴,:“劉大敢,放著好好的官不做,幹嗎要去冒這個險?”

            原來,劉大敢已經是知府衙門裡一個很不起眼的小官,官雖小,但衣食無憂,沒有任何風險,誰也沒有料到他竟會放棄眼下舒適安逸的官不做,冒風險要去當一個人人唯恐躲之不及的縣令。

            其實,劉大敢是個對朝廷忠心耿耿、一心想報效國傢的有志之士,他根本看不上現在的官職,希望在更大的位置上為國效力。看到朝廷招聘棘陽縣令的告示後,他覺得機會來瞭,去到一個連當朝皇上都發愁的匪患嚴重的地方當縣令,然後在剿滅土匪過程中建立功勛,無異於是顯示才幹、實現加官晉爵的最好機會。黃知府當面考查瞭劉大敢,知道瞭他的心思,十分高興,當即任命劉大敢就任棘陽縣令。

            劉大敢走馬上任來到棘陽,開始為平定匪患做努力,加高城墻,訓練武裝保衛人員,同時對抓到的土匪處以酷刑,以此震懾土匪,還多次帶領官兵組織清剿,不到半年時間,成效顯著。但是,吃瞭虧的土匪立即還以顏色,以更加兇殘的方式報復,在城外見人就殺,把棘陽城外搞成瞭恐怖的無人區。同時,土匪頭子王獨還千方百計暗中派人給劉大敢送禮,企圖拉攏腐蝕他,但都被劉大敢斷然拒絕。

            02

            這天,劉大敢正在同幾個手下人商量下一步行動方案時,黃知府忽然來到瞭縣衙,當即升堂,驚堂木一拍,指著劉大敢對手下人喝道:“把與土匪內外勾結、禍害百姓的劉大敢給我拿下!”

            手下人馬上撲過去,五花大綁把劉大敢給捆瞭個結結實實。劉大敢先是一怔,接著大叫冤枉:“黃大人,冤枉啊,我劉大敢冤枉啊!”

            黃知府從鼻孔裡哼瞭一聲,聲色俱厲地指著劉大敢說;“你到任已經快半年瞭,可是黑虎山的土匪不僅沒被滅.反而更加猖狂,鬧得城裡城外不得安寧,無辜百姓死傷無數。根據舉報,有人發現你跟土匪暗中勾結,裡應外合,才使得這裡的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,已經有人把你告到瞭朝廷,你現在是當今聖上欽定的案犯!”

            劉大敢聽到這裡,大叫起來:“黃大人,我冤枉啊!半年來,我為瞭剿滅土匪,早已把身傢性命置之度外,付出瞭多少心血,天地可鑒!所謂與土匪勾結純屬誤會、誣陷,我那是在收買一些土匪,搞清土匪內部情況,然後一舉全殲。

            棘陽縣衙裡的一些人知道劉大敢平時為人,紛紛站出來為他說情,但黃知府根本不理會,:“少廢話,劉大敢現在是欽定案犯,犯下瞭死罪。不過,他是欽定案犯,自然得交到京城去,讓朝廷處置,十天之內,劉大敢將被押往京城,聽憑朝廷發落。

            過瞭幾天,枷鎖加身的劉大敢便由幾個官兵押解,前往京城。劉大敢邊走邊不住地流淚,到棘陽來,本想顯示自己的才幹,把匪患除掉,沒想到到頭來卻成瞭裡通土匪的同謀,落得個如此下場。

            03

            劉大敢在幾個官兵的押解下,在通往京城的路上慢慢走著。忽然,從山上沖出一夥手持刀槍的人,劉大敢還沒有反應過來,這夥人已經沖到跟前,手裡的利刃閃過幾道寒光,押解的官兵已經身首分離,隻剩下劉大敢一個還活著。

            這時,一個壯漢走到劉大敢跟前,砸開枷鎖,然後躬身施禮說:“劉大人,我是黑虎山上的頭兒王獨,聽說你將被押解京城受審,特意帶人救你。

            劉大敢看瞭看王獨,嘆瞭口氣,想不到自己曾經的對手,今天卻成瞭救命恩人。劉大敢問王獨:“你救我是什麼意思,是不是想羞辱我?你怎麼知道我現在的情況?”

            王獨哈哈大笑,:“劉大人誤會瞭,我一個草莽中人,怎麼敢羞辱你這朝廷命官呢?你的事棘陽城裡婦孺皆知,也都知道你是被冤枉的。所以,得知你將從這裡押往京城後,我專門在此設伏。救你目的就是想拉你入夥,請你加入到我們黑虎山中來。近半年來,在跟你交手中,我知道你不是一般的人,有心計,有手段,又熟悉官場套路,隻要你加入到我們中來,定會使我們黑虎山如虎添翼,無敵於天下。

            劉大敢鼻孔裡哼瞭一聲,輕蔑地說:“你以為我會同意嗎?”

            王獨又是一笑,;“悉聽尊便。同意,你就來,而且一上山,你就坐第二把交椅;不同意,我不強求,你願到哪兒都行。不過,我可知道,你現在是皇帝老兒欽定的案犯,恐怕要你腦袋的人早就等得不耐煩瞭。

            聽到這裡,劉大敢長嘆一聲,淚如泉湧,哭著說:“我劉大敢怎麼會落到這種地步啊!”